回主頁
查理九世11冥府之船
目錄
位置: > 查理九世11冥府之船 >

溫伯傳說 Chapter【24】問蒼天愛恨幾時休

“呵呵,在我的眼里,他們不過就是我賺錢的工具罷了,誰在乎這些?”溫伯一會大笑,又一會低頭嚶嚶低泣。不禁令人想,瘋了,這家伙絕對瘋了!

“你——”查理氣得說不出話來。

“現在,你們,放下武器,退后十步,放我們出去!!”溫伯拿起控制器,威脅著警察,“我只要一按手中的控制器,復活人們就會出來,乖乖聽我的話。你們在這么多失去痛覺又無辜的復活人面前,會忍心開?只能等他們一拳一拳把你們搗碎!哈哈!快聽我的話!”

“什么?!”眾人大驚。

“不好!”唐曉翼意識到局面的不對,奈何岑漓的招式一招比一招狠厲,他只能防守。

“對不起了!!”唐曉翼一個完美的后空翻繞道岑漓身后。

“呀——”唐曉翼一聲大吼,如蜻蜓般飛了起來,直直朝溫伯“飛”去。

“呵呵呵,你們不敢了么?!”溫伯依舊大笑,絲毫沒注意身后的情況。

“別嘚瑟了!”唐曉翼靈敏地朝溫伯的手踢腿,后者毫無防備,手里的控制器跌落……

“你——給我拿來!!”溫伯氣急敗壞,卻又不敢下來。

“不過你搶走了控制器又怎樣,我早已給你們準備好了地獄……”溫伯安靜下來,冷笑著小聲說道。

……一個死亡的,萬劫不復的地獄……

“唐曉翼好樣的!!”多多和婷婷異口同聲,由衷地喊道。

“殺,殺他一個……出其不意!!”扶幽高興的簡直跳了起來。

“真厲害,好有本大爺的風范!!”虎鯊自豪。(也不知道他自豪個啥玩意←_←)

奇怪,按理說溫伯應該發怒才對,可是他怎么這樣冷靜??難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樣?查理和埃克斯對視一眼。

“啊!唐小子小心!!”一個警官大喊。

“嗯?”

“拿來吧!!”

只見岑漓飛快地朝唐曉翼奔來,一下子按住了他(地咚?)。

“岑漓,放開!”唐曉翼皺住眉頭,身上的傷口又崩裂,可是手中死死地按住控制器。

岑漓握起拳頭,高高抬起,對準了唐曉翼的頭顱。

一拳下去,輕則殘廢,重則斃命!唐曉翼知道他在賭什么。

是良知,是本,是命!!

“岑漓……”唐曉翼咬住牙根,發自肺腑地說道:“你忘了,艾爾希德,你最恨最的父親?岑虞,你豁出了命也要保護的最的人?楚風,莫子杰,斯巴魯,以你們為榮的FIRE冒險隊?還有,你的親生父母,你的哥哥,唐曉翼……”

岑漓忽然僵住了手中的動作,空洞的雙眼變得迷茫。

“我不能控制住我自己!!”良久,岑漓狠狠地喊到,拳頭眼看就要落下。

唐曉翼閉住了眼睛……

“咚!!”

想象中拳頭落在臉上的痛消失了……試探地睜眼。

臉旁,一個淺淺的坑里,堆積著幾滴鮮血。

“但是,我更不能背叛我的良知,我的同伴!!”岑漓起身,眼中的邪惡不見了……

“你……”唐曉翼,包括大家,都是無比的欣慰。

查理偷偷觀察著溫伯。后者臉上沒有一絲驚訝,反而是——

得到救贖般的欣喜……

“哄!!”

一聲巨響傳來,聲波震的頭發疼。小伙伴們下意識地捂住耳朵。

“什么——”

直升機的轟鳴聲傳來,小伙伴們不敢相信地望去。

“是直升機沒錯!!亞瑟大人帶著直升機部隊來救援了!!”

因為直升機體型較大,炸開的口又小,所以他們無法進來,只得在空中盤旋。

一道光穿透云層,投向了大家。

那真是希望的曙光啊!!

“你們怎么才來?”警長多帶有責怪地問道。

“哎……由于地形不熟,地形圖又弄丟了,所以來晚了。話說這個地下基地真的好復雜,找了幾次都找錯。”亞瑟站在直升機的駕駛艙上,居高臨下地說道。

“誒,那是?!”

亞瑟看見了小伙伴們,流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沒時間解釋了……”查理煩躁地咬著領結,“埃文,你快去打開復活人的籠子,我們馬上就走!”

“查理,你要干什么?!”多多難以置信地問道。

“多多,他們也是生命啊!把他們救出去,一定會有醫治他們的辦法的!!而且,溫伯能控制他們的神經系統,救援工作應該不會太麻煩。”查理輕輕咬著多多的褲腿,好像是在勸他。

“可……”多多本來想說,可溫伯不同意怎么辦?但他忽然看見,復活人們驚恐無助的神情……對啊,他們也是生命啊!!

多多點點頭。

“嗯。”埃文走了過去。

“請輸入密碼……”

“哈哈,我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這里!!”溫伯冷冷地低吟,坐到了地上。就像一個失意的老虎,失去了王者的地位與尊嚴,只能是等待死亡。

……因為,他們不服輸……

“溫伯,我想這個,一定會對你有幫助……”亞瑟跳下直升機,來到了溫伯身邊。輕輕用手支撐了一下重心后,從兜里拿出一個折疊平板電腦(現實生活中木有的噻~),輕輕點擊。

溫伯慢慢轉過頭來。

平板里,顯示著一對老年人。他們眼眶泛紅,緊緊相擁,唯恐下一秒就會失去對方。

“爸,??!!”

溫伯猛的睜大眼,狠狠搶過平板。猶如餓了幾天的猛獸看到了獵物……

“兒啊,你還好么??不能再執迷不悟了……”視屏中,母親老淚縱橫,頭深深埋在臂彎,說不出話來。

“兒啊,快回來吧……不管你犯了什么錯,家永遠是你的港灣,父母永遠是你的神支柱……”父親抿抿嘴,擺出貴族的矜持,有帶著濃濃的……

忽然,視屏中斷了。

“怎么回事?!”溫伯大吼,一把將平板扔下升降臺。瞬間,平板摔成了稀碎……

“你母親忽然犯了心臟病,這兩天還在ICU,一直未醒,恐怕日子不多了……”亞瑟也有些哽咽。

母親有心臟病……

母親有心臟病……

母親有心臟病……

溫伯愣住了。

我錯就錯在不應該把DODO冒險隊拉進來,因為他們……

太強大了……

“密碼錯誤,將在半小時后爆炸……”

“啊?!”

埃文頭“翁”地一聲大了……

“為什么改密碼了!!”埃文沖向溫伯的升降臺,狠聲質問。

“爆炸……”多多瞳孔驟然一縮,與其他小伙伴面面相覷,目光最終一致地落在了查理和埃克斯身上。

“先冷靜,我們總是會有辦法的對么?”查理故作鎮定,但他的心,早已不平靜……

“我們,都下地獄吧……”溫伯喃喃,“所有的通道盡頭,都安裝了一顆炸彈,最終連接到這里,一顆巨型炸彈上,造成巨大的爆炸也就是說,半小時以后,這里將是一片火海……”

“什么……”

“警長,我們怎么辦?”

“警長,我們把犯人和孩子們帶走就行了!!”

“那,那些復活人……”

“一起炸了算了!”

一些警察動搖了。

“你們還是警察呢!怎么可以這樣沒人……”婷婷望著這些可憐的復活人,淚眼汪汪地指責道。

“都閉嘴!”警長煩躁地大吼。

“這樣,我,唐曉翼,岑漓,埃文,埃克斯,溫伯留下殿后,救這些復活人,其余的人全部撤退!!”查理用一種不容拒絕的聲音,不怒自威地說道。

“我也留下!!”多多急忙站到查理身旁。

“不行,你必須走!!”查理狠狠推開多多。

“查理……”

“你記住,你不是一個人,你擁有整個隊。婷婷,虎鯊。扶幽……答應我,保護他們,我們一定安全地回來。”岑漓輕聲說道,眼睛已回復成了原先的樣子。

“對啊,岑漓說得沒錯,從今天起,你就是DODO冒險隊的老大。快走吧,走啊!!”查理急切地喊到。

“多多。。”婷婷輕聲呼喚,一起和虎鯊拉住了他,生怕他反悔。

“查理!!你們一定要回來!!誰不回來誰就是大笨蛋!我一輩子都不會里你!!”多多淚花紛飛,但忽然愣住了——

既然回不來了,又何談一輩子呢……

“哪來那么多廢話!!快走!”唐曉翼催促。

…………

“聽著,我們這樣……”

古那山山頂——

小伙伴們跳下直升機,望著圓圓的滿月。

“碰——”

爆炸,一次比一比響,一次次一次大。

山路盡頭,卻始終不見歸來。

“我……好累……”多多覺得眼前晃動,一頭栽下了山頂。

“多多——”

…………

眼前,儼然是火海一片。

溫伯騎著洛基,奔跑在唯一炸彈失效的通道上,安卡在頭頂上指著路。

埃文,艾爾希德,岑虞和埃克斯已經乘著第一架直升機走了。

“上來吧!”

唐曉翼和查理坐在最后一架直升機上,唐曉翼的手放下來,去抓住岑漓的手。

一切看似都很完美。

可意外偏偏就出現在關鍵時刻。

“呼——”

火勢又大了些,直升機架不住這么大的氣流,往上升了一點。

岑漓現在升降臺上,大火已燃燒到載人臺不遠。

岑漓跳了兩下,卻抓不住唐曉翼的手……

“快啊!!我快只撐不住了!!”駕駛員使出全身力氣,死死撐著作桿。

“我……我累了。呵呵……”岑漓摸了一把汗,坐下,腰上的傷口越發疼痛“你們走吧,不要管我!”

“說什么呢!!”唐曉翼憤怒,“你武功不是很好么??快上來!”

“我真的累了,就讓我睡去吧……”岑漓干脆躺下。

“你——”

“呼——”

火勢又高了,直升機被迫開走。

“岑漓——”

“不要——”

“答應我,照顧好岑虞……她雖然不是我親生妹妹,但是,我她……”岑漓使出渾身力氣大聲喊,心火加周圍炎熱的環境,使他滿頭大汗。可一摸,卻是一把冷汗……

睡在這樣臟的地方,真是難為死我了!!我的晚期潔癖啊……

對不住了,墨多多。想想我們認識的這幾天,我居然把你當做真哥們了!!可惜我失約,要先走一步了……你肯定會恨我吧??畢竟,我欠你一條命……

……一條命……

“呼——”

火,燃燒了整個升降臺……

親愛的網友,祝您閱讀快樂!


极速快3-官网 彩票909-彩票909注册-彩票909网址 幸运快乐8-首页 智胜彩票-智胜彩票网站-智胜彩票App 大发购彩-首页 雅典五分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