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查理九世9羽蛇神的黃金眼
目錄
位置: > 查理九世9羽蛇神的黃金眼 >

天空中飛翔的 初見你模樣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繼續回憶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時過境遷,當年那個風姿綽約的著名不良少女一一一希燕因為家庭變故退隱江湖,成為了南斯頓學院的風云女神兼全能學霸;而當年那個被不良少女搶走學生證的男孩一一一唐曉翼卻日益強大,逐漸成為了圣斯丁學院的著名小霸王。

三年后。

“希燕,你剛轉學過來,對一切都不熟悉,不如讓別的學生來完成?”喬治一面緊跟著步履穩急的希燕,一面不停勸說。

“多謝,不用了,這份資料還是由我來交給教導處主任吧。”希燕含威不露的說,同時輕瞥了一眼喬治的面癱臉一眼,較快腳步將他甩在身后,還輕笑著補充了一句:“我雖是剛從南斯頓學院轉學過來,但是送資料這種小事我還辦得了,喬治會長還是管好自己的‘部下’吧。”

“……”喬治怒火中燒,此時他真想叫阿西來咬一口這個剛剛轉學就妄想取代他地位的東方少女一一一希燕。可遺憾的是,希燕身上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動物親和力,導致阿西一見她就像見到親人似得溫順親昵,太不把把他這個正牌主人放在眼里了!而且更令他氣惱的是,希燕這個人的社交能力和邏輯思維都異常靈敏,在學習幾乎是一手遮天遠超他幾倍以上,由于處事利落老道,在學院里也是一呼百應,再這樣下氣,以他為首的‘紅發’遲早要被消滅的啊!

哼,不自量力!希燕走進電梯按下樓層,輕蔑地勾唇一笑,她在轉學前在南斯頓學院也算是風云人物了,姜還是老的辣,師尊徒卑的道理她還是懂的,只要拉攏了老師,再猖狂的學生也會不堪一擊,這個喬治仗著人多就想排擠她,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不過,在電梯門緩緩關上的時候,正好有一群學生在電梯外嘰嘰喳喳地議論著什么,雖然電梯門差不多快關上了,但是一些瑣碎的語言還是傳進了希燕的耳朵里:

“哎,聽說了嗎?咱們學院的小霸王唐曉翼昨天又把生物老師氣走啦!”

“聽說了,據說他又把墨水濺到了生物老師的衣服上!”

“啊?沒想到他這么大膽,連老師都敢惹?”

“誰讓他是小霸王呢,這種人我們還是離遠一點,不要招惹到他比較好!

………

唐曉翼?好熟悉的名字!希燕在電梯內輕哼一聲,顯然沒把所謂的小霸王唐曉翼放在眼里,她在南斯頓學院也算是差生和不良少年的克星了,什么樣的學生她沒見過?

也許是心里想著別的一時疏忽,也許是手里有資料太著急,在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希燕準備沖出去時沒有注意到唐曉翼也準備進來,然后兩人相撞的悲劇就這樣發生了一一一

“啊!”

“好痛!”

額頭一陣劇痛,唐曉翼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爬起來,正準備將剛才撞倒他的人從地上揪起來算賬,可當他的目光移到希燕的臉頰上時,卻莫名地楞了一下。

‘叮鈴…’

希燕右耳上的玉鈴奏出清脆如溪的音符,仿若澈泉般的鈴聲如夢似幻,喚起了往昔的記憶。類似于東方美人的如墨長發和月夜雙眸在充滿西方人的學院中別具一格又攝魂奪魄;白皙的皮膚欺霜賽雪,酷似東飯飯美人的容顏中卻摻雜了些許西方公主的優雅和高貴,但比起西方公主,她看起來甚至更圣,更輕靈。

希燕抬起頭,一雙墨色的眼眸對上一雙粟色的眼眸…

彼時,我凡如平草,你傲似流霞;

再遇,我境換如皇,而你圣潔似水…

命運流轉……

希燕在被撞倒在地一瞬間就看清了對方是唐曉翼,她雖轉來不久,但‘混世大魔王’唐曉翼的大名她是聽說過的,眼前這一身唐裝就是最好的證明。她收拾好散落的資料,理理雜亂的校服,在狠狠剜了唐曉翼一眼后就準備繞道走人,致的臉上滿是不屑和鄙夷。

“站住!”唐曉翼見對方如此輕視自己,惡趣味油然而生,他一臉壞笑地將希燕堵在門口,一手撐著墻,玩味似的看著她:“這位同學,真不知道你那雙大眼睛是用來干什么的,居然撞到人,是當擺設的嗎?”

希燕毫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略帶高傲地詭異一笑,與三年前的一幕悄然重合,邪魅惑人:“你也一樣,唐、曉、翼。”

唐曉翼還是頭一次遇到敢反駁他的人,希燕的反應更勾起了唐曉翼的興奮,他的眼底染開來一層層戲謔:“你的名字是?”

希燕銳利地掃了他一眼,習慣地微微抬起下巴,眼底的高傲滿散開來:“那要是我不說呢?”

“哦?”唐曉翼微微翹起嘴角,借著電梯內的狹小空間所帶來的優勢,在希燕沒反應過來之前一把扯下了她胸前印有希燕名字的值勤牌:“我拿到了。”

“還給我!”希燕本能地伸手去搶,身子以一個女孩本應沒有的速度向前傾斜,尖利的指甲剎那間在唐曉翼的手臂上劃出了一條長長的紅色條印,不過唐曉翼的反應也是驚人,敏捷地躲過向后退數步與她保持安全距離,心中在驚異于希燕戰斗力的同時也是泛滿了被挑戰的興奮感:“撞了人還不道歉?希燕同學?”

“嘖,”希燕見唐曉翼的戰斗力并不輸于她,所就放棄了自己的值勤牌,目光充滿了無可掩蓋的銳氣:“要是我不道歉呢?”

唐曉翼不禁正視了一眼希燕,眼前這個撞到他的少女雖看似纖弱但舉手投足間卻透露著女子少有的英氣和銳氣,令人為之一震,他向希燕近一步,壞笑著答:“那我就不讓你走了。”

神經病!!希燕突然抬起頭,眼中有兇光一閃,接著就狠狠地跺了他一腳!

“啊!”腳背上一痛,唐曉翼反射地捂著腳背,門里的希燕趁機一把搶過他里的值勤牌走出去,臨走前還沖唐曉翼高傲地勾唇,如墨的長發輕輕搖動,妖治之美,記憶和命運的重疊:“不自量力。”

不知為何,唐曉翼捂腳的動作頓了一下,心里莫名地動了一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結束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回憶結束,這就是兩人的初次見面,果然是冤家,不打不相識啊!

“希燕……”唐曉翼無力地垂手,因月色的暗光而看不清臉上的表情:“我……”

“你來干什么?”希燕的語氣并不和善,顯出她一貫的風格。希燕扭過頭去,不再看他那張讓她心軟的臉。

許久的沉默,希燕突然感到一雙手搭在她的肩上,正欲拍開,卻被唐曉翼一把拉進懷里。大腦剎那間一片空白,她聞到他身上熟悉的藏香味,如若初見;聽見他細小如自語的聲音:

“我累了……”

如此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希燕卻在剎那間明白了。對唐曉翼來說,眼睜睜看著隊友們一個個死去,就是凌遲般的折磨,那感覺,比她在秘境沉睡治療的痛苦要多得多!而希燕卻忘了,唐曉翼也是人,也有人的感情,會哭會笑,因為心累,所以停止;因為絕望,所以替代。希燕只是看到了唐曉翼對羽的背叛,卻忘了,那背叛的背后,又是怎樣的真實?

剎那間的醒悟,希燕突然有些想哭,但她骨子中的高傲不允許,她輕輕從唐曉翼的懷里退出來,接著天暗隱藏了她臉上的紅暈,垂眸,詭異的笑容重新綻放在致的臉上:“那么,你還不道歉?”

唐曉翼一怔,隨機釋然壞笑道:“那要是我不道歉呢?”

希燕似是想起什么似的,詭異笑容中滿是詭異之色,但卻是發自內心:“那我就不讓你走了。”

一一一撞了人還不道歉?希燕同學?

一一一要是我不道歉呢?

熟悉的語言,熟悉的情感,希燕和唐曉翼都釋然一笑。是的,只有曾經身為羽的一員,才會擁有羽的情感,就因為曾是羽,所以才不會忘記羽永遠的誓言。

今夜的黎明似乎晚了些,不管夜有多么黑暗,只要彼此的羈絆不斷,就足已迎來破曉的黎明。

海邊上,一個粟發少年和一個墨發少女相視而笑,而他們的遠方,正有一線破曉的明光,正在升起。

黎明,終于來了。

親愛的網友,祝您閱讀快樂!


幸运11选5-首页 四方棋牌-官网 大发快3-首页 大发游戏-首页 极速三分快3-首页 大发快乐八-首页